最怕工廠火警! 消防隊員:恐存化學物質.閃燃

9 個月前

屏東縣 / 鄭卉良 張容輔 綜合報導

電視劇火神的眼淚,演出消防員的心酸血淚,從以前到現在,有不少消防員,為了打火救災,葬送自己的性命,像在2015年,桃園新屋保齡球館大火引爆閃燃,還有敬鵬工業廠爆炸,2起意外,讓12名消防員無辜殉職,但其實消防員最害怕的就是化學工廠大火,我們實際訪問到義消,因為工廠內不確定性太高,有可能存放禁水性物質,再加上鐵皮屋燃燒得很快,要是發生閃燃,高溫悶燒至少1千度,防火衣根本耐不了高溫。

爆炸聲灑水聲瀰漫在空氣中,2015年桃園市新屋保齡球館,凌晨因變電箱爆炸起火,6名消防隊員,受困於突然坍塌的鐵皮下發生閃燃,不幸因公殉職,年紀都不到30歲,3年後敬鵬工業平鎮廠爆炸,消防人員儘管已經緊急撤離,但是因為廠房內存放大量化學藥劑.柴油,火勢很快就全面燃燒爆炸,最後還是帶走了6條消防員的性命。

出生入死進到火場之前,要先穿上厚重的防火衣,出火場早就已經滿頭大汗,筋疲力竭趴在椅子上,一有重大火警發生,不只跟時間賽跑,更宛如耐力賽,消防員輪番休息,走出火場累到,好幾位消防員不顧滿身灰,就躺在地上休息,也有人靠著牆嘗試睡著,其實對消防員來說,最怕跑的就是工廠火警。

義消陳敬治說:「比如說規定你只能拿5公升(危險物質),可是你拿20公升(危險物質)去,可是消防人員在救災的時候,不知道你拿多少(危險物質)去,結果當發生爆炸的時候,會讓搜救會達到一個風險,因為工廠大多是鐵皮結構,火勢延燒很快,鐵皮構造更容易變得脆弱,燒到變形倒塌,打火弟兄的風險也隨之提高。」義消陳敬治說:「他是無法去預測他說,你今天油放這邊,可是你別的地方還有存放,連鎖效應的一個爆炸,就會造成可能無法預測的重大傷亡。」

由於廠房通常坪數大,消防員第一時間也不清楚,倉庫內放了什麼不敢貿然行動,除了易燃物有沒有禁水性物質,或是有毒有腐蝕性的氣體或溶液,儘管如此如果有人員受困其中,又不得不挺進火場,尤其工廠火警,在高溫悶燒之下動輒1000度,倘若發生閃燃,高溫更足以將一切化為灰燼,防火衣根本擋不住,如今火神的眼淚真實版再度上演,打火英雄要怎麼救火也能救自己,搶救消防員,也成為當前政府的一大課題。

原始連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