楊世豪讓世界看見台灣馬戲 |大環轉出赤子之心|華視新聞雜誌

華視影音
8,627 次觀看
1 個月前

台北市 / 陳璽鈞 採訪/撰稿 張書堯 盧松佑 攝影/剪輯

舞動著重達20公斤的巨大鐵環,充滿生命力的演出,撼動人心,他,是28歲的大環藝術家楊世豪。他曾經考了四次,才考上台灣的街頭藝人證照,一度不被認可,但在歐洲街頭演出的影片,卻有超過二千萬點閱率,還登上了「亞洲達人秀」的準決賽舞台。您知道嗎?其實楊世豪並非科班出身,靠著對特技的熱情和堅持,才走出一條揚名國際的馬戲之路,而練習大環的過程,有多麼艱辛?他又如何在表演中,做到人環合一?帶您來看,大環男孩楊世豪的追夢故事!

楊世豪大環表演者說:「我念美工科說實在,那個時候是因為成績考得不好,然後在那三年我其實,對人生是沒有什麼方向,我朋友告訴我說有一間,叫做戲曲學院的,我就好吧,那就去試試看好了,這也是為什麼我接觸,就是會有機會接觸到,特技跟馬戲的一個,最早的出發點」。

非科班出身的楊世豪,意外展開了馬戲人生,只是一開始並不順遂。不過就像他喜歡的故事小王子,楊世豪不曾放棄勇敢追夢。楊世豪大環表演者說:「我一開始很掙扎,因為什麼都不會,就開始受到很多老師的,一些指指點點,學生同學之間也是,覺得那你來這邊幹嘛,然後我那時候就覺得,不想被看不起,我覺得是那個不想被看不起,讓我讓我先是從,我想證明我自己開始,然後一直到,我參加學校的一個叫做金獎比賽,然後那一年我拿到冠軍,之後我整個人生,開始大翻盤,就是從那一刻開始」。

伴隨悠揚樂曲,俐落的身影在廣場上旋轉流動,2017年這場在歐洲街頭演出的影片,點閱人次超過兩千萬,楊世豪終於嚐到被看見的喜悅,卻也一度迷失。楊世豪大環表演者說:「我有一段時間有點迷茫,這個對我來講,好像是一份工作,就有點不太像我當時候練習,那種快樂單純的快樂,2017年回來之後,18(年)19(年)我開始在台灣,做街頭表演,遇到了那個妹妹,她告訴我說,她在看我表演的時候,感覺好像在跟另外一個小朋友,玩得很開心,那個時候我才找到,原來我這麼喜歡表演的原因,是因為它可以讓我回到小時候,所以我盯著它看的時候,都不會把它當作是一個,一般的道具對,而是我在看一個,很漂亮的事情在發生,然後那個凝視之間,就會有一股說不出來的能量,那個觀眾會很被你,吸在那個裡面,從我街頭那邊學到的東西,在回到劇場的時候,我的張力變得更大」。

楊世豪大環表演者說:「你好我叫楊世豪,我今年25、26歲,我來自台灣」。隨著旋律緩緩流出,楊世豪以心引環,在舞台上翩翩起舞,亞洲達人秀上,觸動人心的表演驚艷全場,深獲評審讚許,更讓他一夕紅撼動全世界,但這一切真的是他心之所向嗎?我覺得對我來說有點諷刺,因為我其實,想讓大家看到的是它,是我表演的內容,不是我這個人,我這個人到後面,我的心態轉換是,如果我要經營,我要推動馬戲這個文化的話,我勢必要有這些影響力,到後面我就接受了,這樣子的一個,一個禮物吧,對我來講可能是一份禮物」。

楊世豪大環表演者說:「之前是不知道怎麼放手,然後就跟著這樣子,然後我的指節這邊就,這邊就粉碎性骨折,那時候應該痛到,痛到不行,我以為要斷掉,我以為要截肢了,右手所以這兩隻,有後遺症嗎,還好後面就,我的那個什麼也是,大姆指反而是有後遺症」。

重達20公斤,直徑185公分的鐵環,是楊世豪重要的夥伴,大學之後才接觸大環的世豪,如今有亮眼成績,是一次次苦練的艱辛成果,前三個月練習,甚至得吃暈車藥,一天摔上幾百次,身上留下許多烙印。楊世豪大環表演者說:「這邊也有縫過,頭也有縫過,可是現在應該看不出來了,縫三針,有一招是很像錢幣這樣子,一直在地板上,然後另外一個,我練的那個是要反的,腳不知道要怎麼處理,你都在顧手,然後腳就這樣滑掉,整個滑掉之後倒在地板上,然後環就這樣打下來,然後打在我的腦袋,20公斤,當下就直接流血送醫,所以會有陰影,那時候練到會有陰影,我花了一年多才克服,爸爸最常跟我講的一句話就是,做什麼像什麼,然後在這段過程,你這輩子做好一件事情,就功德圓滿,這兩句話一直一直在我的,一直在我的心裡面」。

楊世豪大環表演者VS.楊文志楊世豪爸爸說:「一步一步腳踏實地,像這個是我們今年團做的,我現在帶團員演出」。

成名後到處表演,世豪能待在家的時間越來越少,父子窩在客廳,分享近期計畫,是難得的溫馨時光。楊文志楊世豪爸爸說:「我覺得感動是,有一年應該兩三年前,他那時候說爸,我要去日本靜岡表演,表演的時候,哇真的就是看到他這樣子,在謝謝幕的時候,跟人家答謝時候,講我們台灣話,我是來自台灣,跟日本這樣謝謝,什麼一些感動地哭,我也哭了,到現在還是這樣子,那種感覺是驕傲,嗯很驕傲」。

楊世豪VS.蔡宏毅台灣街頭表演者說:「我們來自台灣,我們是Cyr Wheel Ablaze,我們謝謝日本」。

楊世豪是家中的小兒子,追逐夢想的路上,家人的全力支持,是他高飛的能量,不過世豪個性樂觀好強,不論遇上挫折或受傷,都是獨自承受。黃麗月楊世豪媽媽VS.楊世豪大環表演者說:「都不知道,就是要看到看到他的藥袋,我才去問他,他才跟我講,這個練習過程,心裡在想一定會很艱辛的,因為畢竟他不是科班的,所以說一定會很突破,他很大的一些阻礙,他很厲害,我覺得他真的很厲害,我的乖兒子」。

心中的小男孩,一躍成為台灣之光,世豪爸媽儘管驕傲,卻也掩不住心疼。黃麗月楊世豪媽媽VS.楊世豪大環表演者往後的生活怎麼辦說:「這是回歸現實來講,對不對我是這麼覺得,是在這一方面,我還真的有點替他心慌啦,我不曉得他會不會慌,慌什麼妳以為我沒在想,妳以為我都沒在想,你要跟媽媽說放心,但是他就我都沒有辦法碰到他,你就覺得說,我這個兒子到底,到底還記不記得媽媽,我都快要忘記他了,趕快給個擁抱,來來來記得記得,他也是想要做成績給父母看,對呀先拚呀能拚的時間不多」。

馬戲之門成員說:「我想回家」。

走過世界各個角落,最終歸根台灣,楊世豪不再單打獨鬥,2020年他決定回到,和朋友共同創立的團隊,「馬戲之門」擔任團長,推廣馬戲文化。

陳璽鈞記者說:「馬戲動作技術性高,也具有相當大的風險,因此每個動作都不能馬虎,像是成員們為了準備演出,每週至少三次的團練,穩一點穩一點,慢我救住我救住」。

楊世豪大環表演者(馬戲之門團長)說:「在下一個階段對我來講,比較是從表演轉變到創作,那其實創作這過程,自己一個人能力一定有限,那我們如何走得遠,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現在,在這2020年開始帶團,然後去尋找下一個階段的可能性,告訴這個產業的所有表演者,馬戲在未來十年,它會是一個我們都確信,它會變成一個很主流的文化,它會衝擊整個表演藝術領域」。

楊世豪大環表演者說:「我們不知道會甄選幾個,反正你們就盡情地表現你們自己」。

為了茁壯台灣馬戲藝術,得不斷向下扎根,楊世豪趁著有大型舞台表演的機會,走進高職校園,選拔演出夥伴。

吳逢益普林思頓育達高職學生說:「我未來是想要,當一個馬戲表演者,這個東西現在在台灣,比較少可是慢慢地興起來了,希望可以把這個文化帶入學校,畢業後帶到外面,讓大家都知道,有馬戲雜技這個行業」。

孫杰民普林思頓育達高職表藝科主任說:「這次有這個機會,能夠讓馬戲之門來我們這邊,做一個甄選,那我覺得學生,跟老師級的職業級的這些舞者們,一起做一個演出,我覺得對學生來講,不管是經驗上面實務上面,我覺得都有相當大地幫助,其實這些東西是有一個,傳承的下去的一個理念」。

楊世豪大環表演者說:「表演藝術科不再只是,戲劇或是跳舞,它還有另外一種可能,而且這個可能,其實它不會沒有出路,像我們這次來甄選,我們也是希望讓他們知道,原來還有這麼多的舞台,在等著他們,所以在推廣這件事情上面,我們其實能做,能做多少就做多少」。

歷經身體的淬鍊,靈魂的投入,當楊世豪凝視著大環,享受共舞的當下,彷彿有股魔力,深深吸引觀眾。他證明了只要肯努力,夢想不再是想像,他們要讓世界看見台灣馬戲,而楊世豪也會帶著大環,繼續轉動這個美麗世界。

原始連結

熱門商品
登入後即可張貼留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