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貧窮生存戰】食在有愛 暖心餐食物地圖|華視新聞雜誌

95,669 次觀看・4 個月前

台北市 / 黃筠婷 採訪/撰稿 盧松佑 攝影/剪輯

根據統計,全台有220萬貧窮人口,被救助體系排除在外,也就是所謂的「邊緣戶」。這些弱勢民眾在貧窮線下掙扎,甚至不少人,疫情之後失去謀生能力,連一餐溫飽都成問題。好在社會上有一群人伸出援手,接住這些「艱苦人」,他們主動提供待用餐和愛心物資,讓弱勢家庭能維持基本的生活需求,也希望透過尊重及關懷,讓受助者從心理層面開始脫離貧窮狀態。如今有不少曾經接受幫助的民眾,也開始挽起衣袖當志工回饋社會。接著就帶您看到,「善的循環」是如何從這些社會角落開始發酵。

上午不到11點,店門還沒開,已經陸陸續續有人潮聚集,而店裡頭老闆的手沒停下來過,埋頭備料備餐,一份份美味餐點出爐。但這些精心料理的咖哩飯,老闆賺不了錢,是用來免費發送的愛心待用餐。

餐廳負責人曾中田說:「客人來的時候我們就直接現煮,他來領我就會給他,絕對不會讓他拿不到。」只要有需要,不用提出證明,說一聲,就能吃到熱騰騰的咖哩,老闆的這分心意,餵養著許多艱苦人。

領餐民眾說:「我只有靠我老公一個人領勞保金,勞保金2萬2,我租房子1萬3,感覺生活有壓力,就是有愛心餐所以就出來拿。」領餐民眾說:「很感恩,(老闆)他都有加多一點菜,我有給他說不要加了,他每天都加。」

這飄香新北永和街頭的咖哩,賣了10個年頭,待用餐服務就持續了6年, 發送的餐點上萬份 ,最近更是發到家喻戶曉。新聞片段(2023.8.24)說:「喑啞爸爸寫下,請問可以給我兩份待用餐嗎,因為我兩個小孩沒得吃,老闆見狀馬上多送一份餐,還有水果跟油飯。」

新聞片段(2023.9.5)說:「不少民眾出手捐款,就連台語歌后江蕙也伸出援手,派人送上善款。」曾中田說:「那時候還被人家講話,說什麽在打廣告什麽的。」

一個善舉卻遭人質疑,甚至因為爆紅,領餐的人數越來越多。曾中田說:「被濫用,好像沒有擔心過,只是有時候做太多,因為有一次做到好像30份吧,當然心裡會覺得說,這些人真的是需要的嗎,可是想想之後,隔天我還是照做。」

幫助他人,老闆沒有遲疑。曾中田說:「有個阿伯跑來說他有困難,或者是說有工作然後收入很少,說他這個月有困難,說可不可以每天來領,我說沒關係你就來。」

有些是沒有謀生能力的老人家,有些是遭遇生活阻礙的年輕人,因此就算感到辛苦,老闆也沒有想過放棄。曾中田說:「因為太忙了,我當下就哭著做,我有時候會告訴我自己說,他們真的是需要的人。」

曾中田說:「以前也是有一餐沒一餐的,18歲就離家了,然後是工讀生,欠很多錢卡債。有時候是月光族,薪水沒有很多,也是過得很苦啊那時候,我還跟同事借錢吃飯。」

因為有相似的經歷更能同理,善的信念也在這裡開始發酵。曾中田說:「客人還幫我們倒垃圾,幫我們搬重物,不然就是待用餐的人,會投功德箱錢,投5塊10塊這樣子。公司有賺錢我就去回饋社會,好運自然會回到我身上來,這是真的,所以我想要繼續做。」

食愛銀行專案執行李至上說:「我覺得我們從名字上面,就期待有點不一樣,我們叫做食愛銀行。」通透明亮的空間,整齊排列的貨架,坐落在 台北市 大同區的,這家食愛銀行,即將開始營業。

記者黃筠婷說:「貨架上的商品,志工都已經先寫好了有效期限,最重要的是這個數字,它可以讓來到這裡的會員了解到,得用多少的點數來兌換商品。」

李至上說:「每個月會提供500點的虛擬點數給會員,這些點數都是外面市價的3分之1。我們發現我們沒有辦法,用一個統一性的一個標準,去提供一些物資給他們,那不如就讓他們自己來選。他們來選,我覺得也是間接地告訴他們,我們尊重你的需求,我們是看重你的需要的。」

比起傳統的物資箱這裡更像是超商,來到這裡的民眾,不再是被動接受而是可以主動選擇,獲得尊嚴的同時,疲憊的心也能有個出口。李至上說:「像有一些獨居老人,他們可能一個月,不會跟其他人講到幾句話,那我們也就安排了很多關懷志工,他的工作就是來陪他們聊天,關心他們現在的近況。」

透過社福機構 , 或是地方里長轉介 , 目前食愛銀行的會員 , 還是以台北市大同區周邊為主。 服務家庭33戶看似不多 , 但來到這裡的每個人 , 都能得到滿分的關懷 。

帶著太太來到食愛銀行,今天是羅大哥跟徐大姐的採購日。食愛銀行會員家庭羅信雄說:「她在從事視障按摩,疫情開始後她在醫院的小站,結果後面一、兩年都停擺沒工作,靠我只有一份打工或是低收補助。我後來又出車禍就在家裡休養,接近快半年了還沒好,還好有這個食愛銀行,真的幫助我們很多。」

食愛銀行會員家庭徐銘馡羅信雄說:「我們缺什麽拿什麽,就像小型超市一樣很方便,不會浪費物資。而且我們可以挑選我們喜歡的東西,其實這邊的東西我們的點數換算的話,一個月差不多可以省5千塊。」

暫時失去謀生能力的夫妻倆,在這裡不只獲得物質上的幫助,更多的是心靈的溫暖。食愛銀行會員家庭徐銘馡說:「因為我全盲,然後一般的人不會這麽熱情,可是他們像阿賢還有個妹妹,他們都會跑來找我聊天,聊一聊很開心聊很久,好像很久很久沒有見面的親戚,還是朋友那種感覺,好像家人那種感覺很溫馨。」

是徐大姐把這分溫暖,化作善的循環。羅信雄說:「她有做過義工,她去幫人家按摩免費的,推廣按摩,如果我們以後有能力的話,我們也是要來做幫忙。」

跟她有志一同的還有 曉 花姐。食愛銀行會員家庭張曉花說:「我們在這邊拿食物還有一些物資,還可以做志工。」從一開始的拿取物資,到現在加入志工行列,身為單親媽媽的 曉 花姐,生活其實一度失去方向。

張曉花說:「2008年3月分的時候(先生)生病走了,那時候小孩子才剛剛讀幼兒園。先生在的時候我沒有工作,在家裡顧小孩,然後對台灣也不是很熟,我從來沒有想過,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我自己頭上。」

日子的磨練,因為有了食愛銀行出現轉變。張曉花說:「之前帶著小孩子去公園的時候,有人居然叫我阿嬤,因為家事煩惱就變得很蒼老,後來來這邊之後,自己的心態都改變了之後,現在滿開心的也生活很充實。」現在 曉 花姐也要把獲得的能量,接力下去。張曉花說:「想要讓小孩子,在得到別人的幫助的同時,我們也學習怎麽樣去幫助別人。」

如何讓貧困者脫離原本的狀態,是溫飽之外,食愛銀行的一大目標。食愛銀行志工林欣賢說:「在可能是比較被社會排除的一些族群,其實是需要這樣子的心理支持跟關心。」李至上說:「給他一點自信,給他一點陪伴,給他一點肯定,讓他可以從這個貧窮狀況擺脫。」食愛銀行志工李宜庭說:「因為我從小就是受到這些幫助,我覺得我應該要回饋回來,有機會就幫忙,就會覺得自己也滿開心的,別人也會覺得開心。」

社會的角落,善的循環,其實比我們想的還要更近。易福社會企業創辦人鍾馥如說:「我們在談的善循環膳循環,就是善良的善,還有一個月字旁膳食的膳。」

原本從事科技產業的鍾馥如,因為看見需求,自行創業建立食物地圖,連結付出者與需要者 ,讓有限的資源可以更好地被利用。鍾馥如說:「疫情前,普遍大家都覺得食物過剩就是浪費,但疫情之後才發現,原來食物不夠的人這麼多。食物地圖它是一個工具,它可以讓想要捐贈的人,或想要領取的人,可以快速地去取得食物資源。」

鍾馥如說:「它定位好之後,其實我們就會幫你,放大到你的所在地點。」規模僅僅幾個人的小企業,維運著這張遍及全台的大地圖,所有資訊一目了然。 截至目前為止 , 已經蒐集2千多個愛心店家資訊 , 使用者超過5萬人 ,但鍾馥如不只是要解決剩食以及飢餓問題,更要讓這樣的概念傳遞出去。

鍾馥如說:「清潔的大姐兒子跟女兒,小時候是政府跟大家來幫忙養的,她說現在小孩子上班了有一點能力了,她想要做一點回饋,她就捐贈了我們5千塊錢。我覺得在收到贊助的時候,看到匯款紀錄,真的還滿感動的。」

下一步鍾馥如還將跟團隊,推出桌遊深入校園。鍾馥如說:「先有想法,當你發生了食物有過多或食物有不足的時候,我們就會知道,我們可以有地方去求援,或者有地方可以去捐贈。」

需要的時候不要害怕求援,因為未來你也可能是那個,伸出援手的人。鍾馥如說:「努力地大聲告訴大家,你現在真的是有需要,但你有能力的時候,其實我們是可以做一些回饋的。」

一份溫暖人心的餐點,一間充滿關懷的店面,還有拉近彼此的地圖,讓愛與善點亮社會灰暗角落。

原始連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