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明章扛「新台語歌」大旗 女兒踢被成靈感

4,377 次觀看・3 個月前

台北市 / 綜合報導

民謠大師陳明章靠著樸實而獨特的音樂走紅,當年被視為新台語歌運動的一大旗手,他跟林強約定一人堅守傳統、一人創新,攜手打造台語文化。1993年,陳明章為勵馨基金會「拯救雛妓」活動創作,他回憶當時年僅5歲的女兒很會踢被,就在幫女兒蓋被時靈感乍現,完成了這首歌曲,他感性地說這首歌情感濃郁,直到現在聽了仍會感動流淚。

「天色漸漸暗落來,烏雲汝是按佗來,這個熱天的下晡,煞來落著這陣ㄟ毛毛仔雨。」《下午的一齣戲》是陳明章創作的第一首台語歌,也是他第一張專輯的同名歌曲,感嘆台灣傳統文化的消逝。「雨那ㄟ變作這尼粗,雨水趴置布棚頂,看戲的阿伯煞攏走無,下晡的陳三五娘,看戲的人攏無看戲的人攏無,鑼鼓聲聲聲在慶團圓,台腳無一聲好台頂是攏全雨。」

「一隻白鷺鷥,一飛五千里講伊唐山過台灣,一台小帆船,一程一個月講伊唐山過台灣。」前文化部長鄭麗君:「我記得我留學法國的時候,那時候我就帶兩張唱片一起出國,一張是陳明章老師的《下午的一齣好戲》,一張是林強的《向前走》,我若想到故鄉的時候,我早上起來就聽林強的《向前走》,充滿鬥志,晚上思鄉的時候,我就聽《下午的一齣戲》。」

「別人的阿君是穿西米諾,阮的阿君喂是賣青蚵。」陳明章當年被視為新台語歌運動的一大旗手,他跟林強約定,一個人顧傳統、一人拚創新,要打造台語文化,作品影響許多台語歌創作人。歌手朱約信:「陳明章就是我們的偶像,我們請他來演唱,在學校大禮堂,我們都坐第一排,看他的手怎麼按和弦。」歌手伍佰:「我覺得他是在深掘,一直挖一直挖一直挖,我們有什麼我有什麼我是什麼,我們有什麼,我有什麼,我是什麼,這就是陳明章。」

陳雅琳V.S.陳明章:「所以你是我們的國寶,沒有啦國寶要80歲我還沒啦,還沒到我還有20幾年。有一首歌我常常聽了都會哭,可是它其實是感情很濃,可是就是常常會流淚,就是《伊是咱的寶貝》,是1994年勵馨基金會它要拯救雛妓,華西街,很多後山,我們說花蓮、台東的原住民被賣來台北華西街,對雛妓,那時候叫我寫的,後來是手牽手的時候,2004年的時候,還有2000年都用那首歌,所以你看到台灣幾百萬人這樣手牽起來的時候,那心情不同,應該很澎湃,我早上是在基隆和平島,你從頭就開始牽,手牽手那一天對啊,晚上飛機坐到恆春,最後一站鵝鑾鼻,勇士舞先跳,蘭嶼勇士舞我唱歌,所以你台灣頭台灣尾,從頭牽到尾就對了對,那時候是阿輝伯(李登輝),叫李應元來找我的,說要用這首歌,我說好啊你拿去用,好我們來回味一下。」

《伊是咱的寶貝》:「一蕊花生落地,爸爸媽媽疼尚多,風若吹要蓋被,不倘乎伊墬落黑暗地,未開的花需要你我的關心,乎伊一片生長的土地,手牽手心連心咱站作伙,伊是咱的寶貝。」

陳雅琳V.S.陳明章:「那時候寫的時候,剛好那天我女兒,那時候是5、6歲的樣子,她晚上睡覺的時候踢被子,被單掉到床下,我撿起來幫她蓋上,靈感是那時候寫出來的,所以有時候靈感是突然來的,你如果帶筆帶錄音機出去,那一天就沒靈感了,所以就是在某一個不經意間對,但是你人生有一個階段,是一直喝酒才有靈感對不對,現在也是啊,我酒喝下去,我最欣賞的就是李白,是還沒跳下去摘月亮,李白他就是很豪放很開闊,我想人生就是玩豪邁,也不計較什麼,反正你能做就盡量做。」

原始連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