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性別平權未竟之路】跨國同婚 兩岸同婚行不行?|華視新聞雜誌

59,745 次觀看・2 個月前

台北市 / 陳沿佐 採訪/撰稿 盧松佑 攝影/剪輯

2019年,台灣創下人權里程碑,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婚合法的國家,4年多來,已有1萬2千多對同性伴侶步入禮堂。2023年,政府更進一步開放跨國同婚,幾乎所有國家,包含港澳民眾,都可以跟台灣同性伴侶,在台灣登記結婚,唯獨只有中國籍民眾仍被排除在外。像是家住台中的茶客,和來自廣州的曉丹,透過網路交往7年,每隔一兩個月,就得飛越700多公里見彼此一面,兩人維繫感情並不容易,而想結婚,現實仍不允許。兩岸同性婚姻,真的有國安疑慮嗎?能否有其他配套或解方呢?,繼續來看。

穿上帥氣西裝,臉上洋溢著幸福模樣,愛情長跑8年的跨國同性伴侶,阿貴及安德烈,終於要步入結婚禮堂。38歲的阿貴,家住台北,在教育界服務,33歲的安德烈,來自菲律賓,曾經是一名專業廚師。

記者陳沿佐VS.同性伴侶阿貴說:「因為我嫁給廚師,廚師就是每天在煮大量的東西,所以最近只好認真運動,認真減肥,(成效如何,來得及嗎到婚禮的時候),來不及了啦,已經要炸開了。」

為了籌備婚禮,阿貴幾乎全家出動,更派出外甥擔任伴郎,和心愛的人白頭偕老,擁有合法伴侶身分,曾經是他們兩人不敢奢求的夢想。同性伴侶安德烈說:「心情很複雜,很幸福卻也有點傷感,因為你再也不是單身了,但幸運的是,你真的找到一個心愛的人。」

2023年12月2日,阿貴及安德烈,在眾人見證下幸福完婚。究竟是什麼樣的緣分,讓他們跨越1400公里,在茫茫人海中遇見彼此?下午五點半,安德烈正在廚房裡忙個不停。同性伴侶安德烈說:「當時我在家鄉科隆島的一間飯店工作,那時候我負責提供餐點,他們問說這些料理是誰煮的,我就出去自我介紹。之後我們透過通信軟體保持聯絡,大約一個月之後,我們告訴彼此我們都喜歡對方。」

擁有一身好手藝,天真單純的可愛個性,讓阿貴對安德烈一見鍾情,但安德烈對阿貴的第一印象,又是如何呢?記者陳沿佐VS.同性伴侶安德烈說:「(那你一開始喜歡阿貴嗎),沒有,(為什麼),因為當時中國不斷宣稱,部分菲律賓島嶼屬於中國,假如我聽到有人說中文,我就很討厭他們,在他們離開的前一晚,他才告訴我,不是來自中國,是從台灣來,我們不一樣。」

同性伴侶阿貴說:「以前可能還會在公司待一下下,可能還有一些事情沒有做完,現在可能6點到了,就準備手刀奔回來。」一場美麗的誤會,讓他們越走越近,從朋友變成情人,如今更成為彼此重要的人生伴侶。阿貴說:「很多人都會問我說為什麽你喜歡他,我覺得就是他們菲律賓人,所散發出來的那種,很樂天很純真的感覺非常特別。」

面對面聊聊天,好好吃頓飯,全是跨國伴侶得來不易,簡單美好的幸福,牆上一張張相片,記錄下兩人從相識到相戀的過程,每一幕都刻骨銘心。同性伴侶阿貴說:「最有故事的應該就是這第一張,這是我將近8年前,去菲律賓的小島上玩的時候,第一次遇到他的時機點,其實就是一見鍾情的感覺啦。對所以大家可以看到,他的手放在不該放的地方。」阿貴說:「第二張是我認識他完,我們在網絡上聊天,之後有確認說想要在一起,一個人就飛回菲賓小島上找他。」

距離無法阻隔他們相愛的決心與勇氣,卻沒想到,2021年台灣爆發嚴峻疫情,意料之外的危機與挑戰,隨之而來。阿貴說:「疫情過了一年過後,開始很多人想要見到彼此,如果他們已經有伴侶身分,就可以開放依親進來探視。可是變成我們沒有法律的保障,我跟他在法律前面就是陌生人而已,所以我們沒有辦法做任何事情。」

2019年,台灣通過同婚專法,歷經長久等待,同性伴侶終於擁有幸福成家的合法權利,但跨國同婚卻未同步開放,阿貴與安德烈,多次為了婚姻平權,走上街頭爭取權益。阿貴說:「那個時候就有一點,好像被人家放棄的感覺,還要請很多的民眾幫我們寫明信片,為了要告訴大家說,可不可以讓我們結婚。那個時候的感覺有點神奇,是你其實只是想要結婚,可是我們要花好多好多的力氣。」

跨國同婚開放前,國外人士只能透過短期旅遊簽證、打工度假簽證,或申請留學來台跟伴侶短暫團聚,除了身分必須符合資格,停留時間也有一定限制。直到2023年1月19日,內政部發函公告,除了兩岸同性伴侶,其餘跨國伴侶,依照《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》,准予結婚登記,阿貴 與 安德烈,終於能夠一圓結婚夢想。

相較於阿貴及安德烈,開心享受婚後夫夫生活的甜蜜模樣,鏡頭來到130公里外,家住台中的茶客,卻有著不同心境。

同性伴侶茶客說:「我是茶客,今年41歲,我從事旅宿業,我平日工作任務是,確認公司營運狀況人員調度。」平時管理著兩間飯店,茶客工作表現精明幹練,但難解的家務事,總是讓她煩惱掛心。

茶客說:「之前因為請不到人,陪伴小孩子時間就比較少一點,小孩子就是常常就會問說,媽媽今天會回來嗎,還是說今天又要睡公司嗎。後來伴侶有過來時,就稍微好一點。」

一進家門,馬上送來一杯熱茶,她是茶客的伴侶,來自廣州的曉丹,兩人跨海遠距離交往,已經邁入第7年。個性溫柔體貼,曉丹平時替工作繁忙的茶客操持家務,走進她們家,一切井然有序。茶客與曉丹,個性看似截然不同,卻有著許多共同愛好,不只都喜歡小動物,網路遊戲更牽起她們彼此難得的緣分。

茶客說:「我們是在網絡上打遊戲認識的,她給我照片我都不知道真的假的,那時候沒有別的想法,就只是覺得說這個人講話很有趣。」茶客說:「其實我們打遊戲,還有另外一個就是聯絡感情,因為我們都一直是遠距離戀愛,藉由打遊戲的時候,兩個人在同一個遊戲裡面,可以做一樣的事情聯絡感情。」

遠距離維繫感情並不容易,兩人也曾經歷許多艱難時刻。同性伴侶茶客VS.記者陳沿佐說:「這一張是我們第一次就是奔現,就是真的見面的時候,去廣西桂林拍的,(第一次見面感覺怎麽樣),她很假啊,裝作很安靜的樣子。」

現在茶客與曉丹,共同撫養著一個女兒,滿屋子的玩偶 與 公仔,不難看出兩位媽媽對孩子的疼愛。同性伴侶曉丹說:「我們暑假的時候有帶她去四川,然後有帶她去看熊貓,當時她很喜歡,就給她買了。」

茶客說:「我們一個白臉一個黑臉,因為她的脾氣比較好,所以我女兒就是會頂嘴,或是說故意字寫歪又不受教,她就會故意說我要叫你媽囉,然後我就會過來,因為我女兒比較怕我,不會怕她。」

平時互動,早已形同家人,茶客與曉丹也曾想過要結婚,給孩子更完整的愛。茶客說:「我當然是身兼媽媽也身兼爸爸的角色,我們會希望說,她也是有雙方的愛,有多一個人愛她。」

但目前陸委會以國安為由,仍未開放中國及台灣同性伴侶,在台灣登記結婚。幸福成家的最後一哩路,許多和茶客及曉丹,有著同樣處境 的 同性伴侶們,仍在坎坷前行。茶客說:「你說國安這個帽子,要扣在我們台陸(同性伴侶),這樣子的話我覺得太大了。我們都很願意接受政府的監督,不應該剝奪我們結婚的權利。」

曉丹說:「你如果說台陸(同性伴侶)不能結,那為什麼香港跟澳門那些都可以。」茶客說:「國安問題我就想問說,即使是這樣,那到底我們陸配好了,有幾個國安有問題的有數據嗎。就算是要機場面試,異性戀這些配套不是都好了嗎,我們為什麼不能比照辦理。」

究竟兩岸同性婚姻,該不該開放,又需要 哪 些配套措施,朝野立委看法不一。時代力量立委王婉諭說:「我覺得還是要回歸到兩岸人民條例,因為不可諱言的,台灣跟中國目前仍然兩方,並沒有對於國家正常化有共同的共識。大方向上當然是覺得,應該要逐步來做開放,但這回到的是,兩岸關係的緊張情況之下,我覺得必須要審慎。」

民進黨立委林楚茵說:「講到國籍的時候,那麽中國是不是屬於外國籍,因為中國如果是屬於外國籍的話,其實現在外國籍的同性伴侶,是可以入籍台灣的。所以我相信在這個處理的過程,或是修法的過程當中,面對的恐怕也不是國安問題,還有面對的是國家認同的問題。」

國民黨立委陳玉珍說:「請問這個如果是異性之間的婚姻,難道就沒有國安問題嗎,怎麽同性之間婚姻就扯上國安問題,我覺得陸委會這個帽子扣太大了。異性婚姻用什麼樣的條例,用什麼樣的方法用什麼樣的制度,什麼樣的法規,同性婚姻也應該比照辦理啊。」

回歸法制面討論,兩岸同性伴侶若想要結婚,還有什麼解方?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祕書長簡至潔說:「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去談所謂的婚姻,婚姻是依行為地法,所以老實說,台灣這個行為地是可以同婚的。所以只要移民署跟陸委會同意,讓中國人進到台灣來結婚,那麽他就符合了,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說的行為地,那麽婚姻就有效,所以我認為其實沒有修法的問題。」

2019年,台灣在風雨中,通過同婚專法,讓相愛的同性伴侶們,不再只是法律上的陌生人。2023年,進一步開放同性配偶收養子女,以及跨國結婚,目前僅剩中國及台灣伴侶,無法完成結婚夢想,守護婚姻平權價值。台灣,能不能再勇敢一次?

安德烈說:「婚姻平權,台灣政府真的做得很棒,但是只針對特定民眾或者特定國家,應該要一視同仁。」茶客說:「希望政府能夠真的是再勇敢一次,就是讓我們台陸,能夠真的有情人終成眷屬。」阿貴說:「也想跟台灣跟中國的伴侶說,不要放棄,繼續堅持下去,我覺得我們都可以走到那一步的。」

愛,跨越性別、不分語言,不限國籍,婚姻平權的未竟之路,仍有一群人正奮力前行。眾人期盼風雨過後,人生旅途有心愛的人相伴,日子再平凡,都是幸福。

原始連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