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灣囝仔足球夢 勇闖西班牙|華視新聞雜誌

5,251 次觀看・1 個月前

高雄市 / 黃筠婷 採訪/撰稿 梅志銓 張書堯 徐森城 攝影/剪輯

過去,台灣常常被戲稱為「足球沙漠」,因為比起棒球、籃球,民眾對足球可以說是興趣缺缺,讓場地設備、制度和觀念都明顯不足,也造成很多有能力、有實力的球員悄然退場。不過近年來,世足賽熱潮,掀起台灣對足球的關注,有越來越多家長,願意讓孩子投入足球的行列,民間足球俱樂部,也在各地百花齊放。2023年9月,一群熱愛足球的「台灣囝仔」,就在知名旅外選手袁永程的牽線之下,飛越一萬多公里勇闖西班牙,跟世界各國的足球小將們,一較高下。透過我們的鏡頭,帶您一起來看,這場熱血的追夢冒險。

台灣足球夢想計畫球員賴翰威說:「我叫賴翰威,今年13歲我從4歲開始踢球,我是踢後衛跟中場,後衛就是比較要穩,視野要好,要有身材體格,要懂得指揮隊友。」場上全力衝刺無所畏懼,盡情享受熱血沸騰。

賴翰威說:「我喜歡團隊配合的感覺,跟大家一起贏球,輸球的時候一起哭,贏球的時候一起笑,這種感覺我很喜歡。夢想就是能成為,台灣最強的職業球員。」足球小將賴翰威,踢球經歷9年,目前就讀國 二 ,是TCLS樂活足球俱樂部,主力球員之一。

台灣足球夢想計畫球員呂東漢說:「我叫呂東漢,我今年13歲我從6歲開始踢球,現在在蘆洲國中踢球,擔任中場的位置。」負責聯繫前鋒跟後衞,堪稱球隊的大腦,目前效力蘆洲國中足球隊的呂東漢,球齡7年已經展現過人控球能力。呂東漢說:「我覺得足球,可以有很多的變化跟踢法,它射門就可以分,腳背跟內側還有外側,這三種位置都可以用來射門。」

台灣足球夢想計畫球員許劭和說:「我是許劭和,今年14歲,我從5歲的時候就在LS踢球。」從幼兒園開始練腳上功夫,14歲的許劭和踢球9年時間,目前在LS足球俱樂部擔任邊翼,年紀小小卻架式十足。許劭和說:「幼兒園的時候,體能課老師有讓我們踢球,覺得很好玩。左邊翼拿球的時候,有時候可以過人,往中間切的時候射門,然後射進是很好的位置的時候,就覺得很開心,覺得自己很厲害。」

3名足球小將,分散各地各司其職,在自己的母隊發光發熱。其實不久之前,他們才一起經歷了一場,名為DREAM TAIWAN的大冒險。2023年8月21日,高雄楠梓球場,正在進行為期三天的選訓,要從將近70名,來自全台的小選手當中,遴選18名菁英,代表台灣出戰西班牙。

台灣旅歐足球選手袁永誠說:「那個時候Arnedo Cup名額是滿的,但是剛好有一組的球隊,他們臨時沒有辦法來參加,我的經紀人跟我講要不要去爭取看看,他問我有沒有辦法,讓台灣的球隊過來參加。因為我也是球員,從我自己的角度來看,我覺得台灣的小孩,缺乏讓世界看到的機會,所以透過經紀人,我也跟台灣做接洽。」

效力西協甲級聯賽球隊,豐拉夫拉達,的台灣旅外足球選手袁永誠,積極牽線,為台灣拿下集結頂級足球俱樂部潛力新秀的, 第27屆 西班牙拉里奧哈,青少年足球盃賽Arnedo Cup門票,讓台灣小將有機會,跟來自各地的勁旅一較高下。

袁永誠說:「當下給的時間很短,但就是不管是我,史丹利(施俊豪)、左盃(石明瑾),然後還有任何協助DREAM TAIWAN的人,我們的想法很一致,就是這個比賽我們是參加定了。」

相信育樂董事長施俊豪說:「因為這個比賽它在西班牙,他們足球賽季開始前一個很重要的比賽,所以其實各大俱樂部,西甲西乙的俱樂部,都會派他們青訓隊去參加這個比賽。我一看我就說,這肯定要去的如果有機會。」

台灣足球發展協會理事長石明謹說:「我經常講說,它就是一個天上掉下來的禮物,我們想辦法把它接收到,給大家一次機會。也許將來透過這個契機為開始,我們可以陸續參加其他,類似像這種很有意義的比賽。」

眼看機不可失,縱使時間相當緊迫,相信育樂董事長施俊豪,及台灣足球發展協會理事長石明謹,目標依舊堅定,合力展開大動員。施俊豪說:「開始大家在想辦法,找資源也好,找贊助也好,想辦法要讓這些孩子可以出去。所以那個時候,光是找贊助這件事,就很辛苦很辛苦很辛苦。」

初期募資快速達標,團隊跟著成形,袁永誠爸爸袁慶國,更是貢獻自身專業,擔任隨團攝影。小將們順利啟程,但要讓超過20人的團隊,飛往將近 1萬1千公里 外的西班牙,卻沒有想像容易,更讓預算一路狂飆。

施俊豪說:「我們在找贊助的同時,同時也在查機票,就發現完蛋了,機票查不到,完全沒有機票,就算查到價錢也沒有這麼多位置。分了三批人飛到曼谷,第一批人是飛到曼谷當天直接轉機飛馬德里,第二批人跟第三批人是出境曼谷,住在機場旁邊的一個飯店,然後第二批人,是第二天早上11點的飛機飛馬德里,第三批人是第三天,早上11點的飛機飛馬德里。轉機到西班牙之後,其實我才發現,考驗才真正開始,三批球員怎麼樣順利到達那個地方。」

西班牙行插曲不斷,幸好經過各方努力,小將們帶著眾人的祝福,終於踏上這夢寐以求的足球殿堂。走向世界拓展視野,對戰強敵也讓小將們快速成長。

呂東漢說:「西班牙的節奏都很快,然後傳球基本上都跟不上他們的速度,他們的體格也不錯,就是撞不過。」許劭和說:「腳下的假動作要多一點,因為他們比較不容易被騙,變向要多做一點。」賴翰威說:「他們的想法很快,我覺得我們台灣的選手,就是思考太單調了,也有一部分是因為我們校隊系統,跟別的國家比較不一樣的關係。」

袁永誠說:「這麼小的年紀,跟歐洲最頂尖的青訓較量,讓他們知道差距,跟那邊好的地方是什麼,可以去學習。」

一場接一場賽事,磨練小將心智,更讓世界看到,台灣囝仔的韌性。許劭和說:「(印象深刻)最後一場比賽,因為是我們真正,自己贏的一場比賽。」呂東漢說:「我們原本1球落後,追平之後1比1,最後要結束的時候,我們右中場原本要被教練換下去,教練就叫他下,然後他沒有下,他最後自己帶球射進一顆。」

關鍵一球,為台灣小將拿下勝利,以2比1打敗美國德州太陽能隊。甚至對上本屆盃賽冠軍,西班牙人西甲豪門皇家貝蒂斯,跟加泰隆尼亞等強隊,小將們也沒在怕,展現滿滿拚勁。最終在16隊之中,排名第13超乎外界預期。

施俊豪說:「他們沒有聽過台灣,更不用想說台灣會踢足球了。我們沒有最後一名,我們本來以為我們會最後一名,結果我們還贏了一隊,西班牙的球隊,跟唯一一隊從美國來的球隊,叫做德州太陽能。所以這整個過程,其實可以感受到,孩子們前所未有的快樂。」

施俊豪說:「這件事做完之後,我深刻的感覺到一件事情,就是台灣的孩子,能力完全不輸國外的孩子。如果把他們單獨拉出來看,甚至跟巴塞隆納,皇家馬德里這些青訓隊,他們的能力完全不輸給這些孩子。很多人說台灣足球就是足球沙漠,沒有未來沒有希望,但在我看來,他們有沒有真的看到國外的世界。」

從這群熱愛足球的孩子身上,施俊豪看到無限可能,儘管過去足球在台灣被視為邊陲運動,要資源沒有要場地沒有,民眾投注眼光不如棒球、籃球,企業自然也沒有投資意願。

前國家代表隊總教練陳貴人說:「現在台灣的企甲的球隊,不是職業的,一年就差不多要燒掉3千萬至5千萬,如果一個職業隊,一年差不多1億至1億2千萬。如果沒有財力雄厚的企業主來支持這個球隊,那肯定是不行的,那相對的企業主投入最關鍵就是球迷,其實台灣現在在基層方面,尤其在俱樂部,現在好多好多的(俱樂部)就成立了。越踢越沒有人在踢,為什麼,沒有目標嘛,如果說台灣有個職業的足球的話,那我相信這些小朋友家長們,還有基層的教練,都有一個共同的目標。」

從小踢到大,未來發展卻很有限,往往讓有能力有實力的球員悄然退場。但現在有越來越多家長,願意放手一搏,讓孩子擇其所好。

家長賴翰威媽媽說:「他如果想一直踢下去,其實家長就是不會阻止他,就是會讓他一直踢下去。因為曾經想要阻止,但是會覺得他真的很不開心,腳上有球的時候,他就是一個很快樂的小孩,然後他也會願意知道他選了這個路,他需要做一些相對的付出。然後練習他也沒有喊說會累,他有提過說,他們很希望可以變成國家隊。」

家長呂東漢媽媽說:「他就是先以職業球員為目標,或是中華隊也可以,已經投入這麼久了也這麼多了,就讓他好好去發展看看吧。」

家長許劭和媽媽說:「當然可以踢到職業的話,我覺得如果他願意一直努力,我們就是一直支持他,一定要先有意念,才可以讓這件事情成真。」

有了家人當後盾,台灣足球國家隊,或許已經埋下許多小小種子,等著開出希望之花。

石明謹說:「我想那個影響力就是像金字塔一樣,一開始可能人數比較少,但是你會影響到很多的人。像這次就很多家長,他看到小孩子輸球跟在台灣輸球不一樣,他們看到小孩子在場上的表現,已經發揮出平常最好的實力了,可是對手可能更強。輸了比賽小孩子在哭,可是家長會覺得小孩是成長的,我相信這種情緒或者這種觀念會感染給其他人。」陳貴人說:「這是一個契機,牽一條線出來,我們怎麼去好好地有這個機會,我們要怎麼去把它再做大一點。」

千里之行始於足下,除了勇敢向前的追夢者,現在台灣足球,更有一群不畏風雨的造夢者。袁永誠說:「我相信會有一個人跟著我的腳步,或者是超越我,接下來會有2個、3個、4個。如果他們能夠在國外也取得成功,他們的能力能夠回來幫助到台灣國家隊之類的,那在國際賽場上就是見真章的時候。」

施俊豪說:「只要我們願意做,因為開始,我相信我們做的事情,會影響越來越多的人也好企業也好,願意來投入這件事情。因為我已經看到這個很美好的未來了,我已經看到這件事會發生了,所以誰說台灣的足球發展是不可能的,誰說2032踢進布里斯本奧運是不可能的。」

這一個名為DREAM TAIWAN的台灣足球夢想計畫,是敲門磚更是基石,讓小將足夠底氣,將熱情化為滿滿動力負重前行。國際賽場已經謝幕,但台灣的足球夢才要開始。

原始連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