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築路中橫】重返篇|縱橫台灣一甲子 傷痕與復元|華視新聞雜誌

30,674 次觀看・1 個月前

南投縣 / 陳沿佐 採訪/撰稿 盧松佑 攝影/剪輯

0403花蓮規模7.2強震,不只造成嚴重傷亡,美麗的山川和大地也同步受創。歷史上多次遭逢天災,曾經傷痕累累的中橫公路,也再度柔腸寸斷。1960年完工通車,貫穿中央山脈的中橫公路,總計有一萬多人曾經參與這項艱鉅工程。1999年921大地震,震碎了人定勝天的思維,尤其從谷關到德基這段長25公里的道路,至今仍有管制,只開放當地居民通行。歷經24年的休養生息,政府評估,中橫的地質在2025年會進入「安定期」;行政院雖然在2024年 2 月,通過中橫續建可行性評估,但部分地質學者和土木技師,仍抱持保留態度。究竟居民期待,和大自然的挑戰,天平兩端,中橫的未來該如何抉擇?「築路中橫」系列報導,我們帶您前進中橫公路,一起深入了解。

2024年4月3日規模7.2強震,震撼全台,中橫公路再度遍體鱗傷。往台中谷關方向前進,中橫便道同樣受創慘重,震後第一時間,公路局人員冒險挺進。

中橫公路,曾是台灣工程界的驕傲,歷經多次天災洗禮,昔日的絕美公路幾度蒙塵。新聞片段(1999.9)說:「在前往中橫的途中,我們的目光實在無法離開,這一大片光禿禿的山頭。」新聞片段(1999.9)說:「山崩地裂山被鑿空,大地震後的大量落石,將中橫切割得支離破碎。」

中橫公路養護廠商林壽昌說:「921剛發生完了以後,那時候的中橫,事實上是有如人間煉獄,因為所有的道路全部都崩毀。」新聞片段(1999.10)說:「國軍直升機沿著溪谷,再度向中橫山區,坍落的谷關到德基路段飛行,沿途看到的,還是不斷從山頂掉落的土石。」

交通部公路局中區養護工程分局主任工程司呂正安說:「921的時候,這個路段是全部斷掉,甚至他們要進來搶修,需要在車子上面再擺一個彈簧墊,因為每天都在落石。」新聞片段(2000.5)說:「餘震又來了,突如其來的落石,還是讓公路局,硬生生又折損了一部運輸人員的廂型車。」

呂正安說:「921的隔年,還有一個非常大的餘震叫0517,忽然間一個石頭掉下來,同仁被砸中當場就死亡。同仁全部都在工務段前面跟他致敬,說你的任務已經結束了,也曾經發生過,這樣的一個悲壯的故事。」

1999年921大地震,重創中橫公路,超過80%邊坡毀損。24年過去,仍有部分路段尚未修復,無法通行。青山上線,曾是中橫公路,谷關通往德基方向的交通要道,如今卻隱沒在荒煙蔓草間,鮮少有人造訪。

呂正安說:「我們在現在青山上線的壩新路口進來,大概50公尺的地方,我們來探尋一下以前上線的狀況。這就是以前在走的柏油路面,921壞掉的時候,隔年公路總局有試著搶通這一段,有通行一段時間,但是太危險了,因為那時候搶通的時候,我看一些照片是連護欄都沒辦法擺。」

沿著遍布落石的舊車道,持續前進,扭曲變形的路標,無聲訴說幾乎被世人遺忘的公路記憶。呂正安說:「以前在台8線的里程牌,它是有標註海拔的,那我們現在在做,是沒有標這個里程牌。以前的里程牌都是每500公尺設一個,你要是不曉得人在哪邊的時候,你報位置給我,我們就會去幫你定位出來。」

跟著公路局人員重新踏訪,揭開青山上線塵封20多年的神祕面紗,沿途道路依舊險阻危機重重。

記者陳沿佐說:「921地震之後,中橫公路的青山上線就中斷至今,到目前為止已經中斷20幾年。其實這些年來,公路局也有嘗試著想要搶通,但就是不斷遭遇來自大自然的挑戰。」

幾乎比成人還高的巨石擋住去路,不穩定的邊坡,無預警崩塌的落石,全都是中橫便道的隱形殺手。

呂正安說:「我們現在在上線大概45K加100的地方,在不遠的對面有一個明隧道,可以看到它角落那支有被打到的痕跡。經過921地震的影響,72水災的衝擊等等,還有海棠、莫拉克,造成它的石溝發育得很快,土石量就增大。類似這樣的工法,其實還是有發揮它的效用,只是說我們沒辦法去預測,大自然會帶來多大的一個衝擊。」

從高空鳥瞰總長約20公里的青山上線,不敵921強震摧殘,多處路段路基流失,至今仍支離破碎。呂正安說:「921對邊坡的影響還是很大,因為它是傷筋動骨,這樣的地質條件下,要去做上線的復建,會有相當的挑戰性。」呂正安說:「監測網,那裡面有很多不同年代的,這個是被落石打到的,我常常在講,如果施工人員或者現地巡查人員,有看到護欄被打到的地方,我們都要小心。」

921世紀大震重創中橫,在大地留下一道道醒目傷疤。陳沿佐說:「921大地震,造成中橫公路6.3公里處受創嚴重,我們可以看到現在時隔24年,中橫公路的地質還是相當地不穩定,有部分的隧道,還是幾乎被碎石整個掩埋。」

交通部公路局中區養護工程分局谷關工務段段長張裕閔說:「6.3K那個地方滿特殊,它是一個比較不一樣的地質構造,從以前到現在(崩塌)從來沒有停過。」呂正安說:「早期他們是送郵件,由德基下來由谷關上去的,會在這邊會合打個招呼。有的時候打個招呼說早安,完了之後對方可能就被石頭打掉,所以這個早安斷崖,是聽前輩講有這樣的一個軼聞。」

張裕閔說:「(民國)101年開始搶通以後,有好幾次被大石頭打到砸到,讓我們的鋼支堡也毀掉,所以現在鋼支堡大概每一到兩年,就要把壞掉的地方重新修復換掉。」明隧道是工程人員避免土石傷人,維持公路通行的因應對策,但人類始終難以和大自然對抗。

曲折山路間,33歲的貨運業者吳宗學,正忙著趕路,跟著爸爸挨家挨戶到果園收貨。梨山貨運業者吳宗學說:「最辛苦可能就日夜顛倒,然後有管制的時間,趕不到就走合歡山,可能差兩個小時,司機就會比較累。」

67歲的吳建枝,農民們都叫他阿枝伯,40多年前他來到梨山跑貨運,見證中橫風光一時,地震後繁華落盡。梨山貨運業者吳建枝說:「中橫就是被地震弄掉了,(地震後)中橫給我們居民通車的時候,第一台車就我跑。開起來很恐怖,整路沒有看到什麼,整個山光光的,整路都是石頭,我自己一個人開得怕得要死。」

整個大梨山地區,高山農業及貨運業者,沿著中橫公路相生相依,這條公路通或不通,攸關他們的未來與生計。吳宗學說:「上一個颱風,中橫南投那裡很嚴重,然後就不能走谷關也封路,我們大家都走宜蘭出去,宜蘭出去油錢可能就要多一倍。」

在梨山跑貨運靠 的 是體力活,更得準時,下午4點吳宗學加快腳步,前往中橫管制口報到。吳宗學說:「因為它只放行4點半,最晚到45分,假如超過時間的話就不能走了,我們就要掉頭。」

記者陳沿佐說:「中橫公路台8臨37線,每天只有3個時段開放通行,分別是早上7點、中午12點以及下午的4點半。現在正好是下午4點半的開放時間,我們看到有許多的車輛,正要通過這個管制口,但想要從這裡經過的民眾,還必須要有一個特殊身分。」

車陣中,管制人員一一核對身分,除了當地居民、業者及工程人員,其他一律通通不准放行。吳宗學說:「這個卡片,就是我們走谷關德基臨時便道的卡片,這張卡片要申請,只有梨山居民,然後我們貨運託運公司,去申請才請得出來,如果沒有這張卡片可能會不能走。」

儘管山路崎嶇,居民們仍奮力闖出一條活路,他們期盼續建中橫,為當地產業帶來一線生機,但中橫全面開放究竟可不可行?2024年2月16日,行政院通過台8線谷關至德基段,復健可行性評估,將針對青山下線現行路段,新建9座橋梁及6座隧道。透過短橋、短隧道方式,避開易致災邊坡及路段,總工程經費近206億元,預估最快2037年才能通車。

呂正安說:「這10幾年來,我們看到中橫便道裡面很多的工程,其實都會超乎我們工程人員能想像的地方發生,防不勝防。與其這樣子,我們就不要去跟大自然的邊坡做對抗,我們就用短橋、短隧道把它接順,避開危險的災區,也確保用路人通行的風險能夠降到最低。」

台中梨山居民王鈺程說:「當地人的訴求,當然越快越好。」台中和平區區民代表羅進玉說:「中橫中斷20幾年,我們真的日盼夜盼,這個消息對我們來講非常地高興。」王鈺程說:「921到現在,等的時間真的是滿苦的,因為出入真的很不方便。」羅進玉說:「不要認為梨山人很少,所以我不要花很多錢,花很多精力來做這個事情。我們希望在施工的期間,工程跟人的通行是並行的,我相信依目前的技術,應該他們是可以克服的。」

翻開歷史,1999年921大地震,2004年敏督利颱風,造成中橫谷關至德基路段徹底中斷。經過搶修,2011年有條件通車,開放當地民眾1天3個時段通行。2018年進一步鬆綁,開放公車行駛,但一般民眾依舊無法通行,在地居民爭取多年,中橫續建終於看見曙光,但地質學家及工程專家仍提出警告。

台大地質科學系名譽教授陳文山說:「大概從河谷一直延到整個山頂上,都是砂岩,這種砂岩比較破碎,只要下雨颱風它就會有落石,會有小規模的崩塌,當然在上面行車就非常危險。」

台大土木工程學系教授李鴻源說:「我覺得工程師也開始慢慢地要謙虛地認為,人必不能勝天,你在一個不應該修路的地方,修了一條路,其實某種程度是騙人去送死。」

陳文山說:「以目前我們工程的手段是OK的,只是要花200多億。」李鴻源說:「別忘了叫做什麼維護經費,你在做這些工程的時候,對附近的環境生態造成了多少破壞,把這些東西都考量清楚了,再來決定要不要續建。」

中橫地質脆弱敏感引發學者擔憂,點開國家災害防救科技中心3D災害潛勢地圖,定位中橫便道,實際套疊落石及岩屑崩落等天然災害圖資,結果發現中橫便道幾乎全線與災害風險高度共存。

台北市土木技師公會理事拱祥生說:「我們還要有全生命週期的概念,一個道路不是在蓋完之後就沒事。我們希望攤開在陽光下看每條道路修了多少錢,然後去評估它後面的工法有沒有用。我們是希望一條安全回家的路,但不是一條花了10幾年,才得到一個表面上暫時安全的路,那永遠回家是遙遙無期。」

工程採全生命週期,優先思考中橫永續,依偎著山勢蜿蜒前行,中橫公路的未來充滿著未知與挑戰。無論是改善交通,或 者 是再現梨山風華,唯有打造一條安全回家的路,縱橫台灣一甲子,中橫公路才能絕路逢生。

原始連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