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抱歉,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過低。 建議改用 Google Chrome, Firefox, Microsoft Edge 以獲得最佳瀏覽經驗!

大地之殤 失控廢土危機|誰偷走台灣農地|華視新聞雜誌

華視影音
116,068 次觀看
1 個月前

台北市 / 陳沿佐 採訪/撰稿 鄭至惟 攝影/剪輯

您知道近年台灣農地,正面臨迫切的廢土危機嗎?根據營建署統計,2022年1月到3月,全台違規傾倒廢土案有253件,光是台南就新增94件,平均一天新增超過一件,數量位居全台之冠。這些主要來自北部都更案的營建剩餘土石方,像是磚瓦、廢塑膠在全台四處流竄,一旦被填入農地,不僅衝擊食安,更對環境生態造成嚴重破壞。採訪團隊實際前往台南,發現有休耕農地,不但曾被非法傾倒爐碴,地下深處甚至埋了一座垃圾山,場面令人怵目驚心,儘管各縣市都發起聯合稽查,但真的能遏止廢土亂象嗎?該如何拯救台灣珍貴農地,來看華視新聞雜誌的追蹤報導。

南風吹拂,台南柳營稻浪翩翩,大地洋溢蓬勃生機。青翠農地的另一頭,卻是截然不同的風景,台南社大副研究員林政翰,帶領採訪小組穿進路旁小徑,直擊南台灣迫在眉睫的農地危機。台南社大研究發展學會副研究員林政翰說:「現在地上看到的,是營建剩餘土石方的其中一種,它是破碎的混凝土拿來做鋪路,會有一些磚瓦砂石、柏油。」

混凝土碎塊,夾雜廢塑膠散落一地,平時人煙罕至的休耕農地,近年淪為廢土業者,眼中的非法樂園。林政翰說:「鋪路算比較常見的狀態,比較誇張的,等一下我們會看到是整堆亂倒。這個你看到都是混凝土的碎塊,是營建剩餘土石方。」林政翰說:「現場農地變成像是土資場一樣堆,堆了有一、二層樓高。」

大量營建廢棄物露天堆置,宛如一座砂石場,怪手停放在一旁,似乎平時有人負責載運處理。記者實際登錄,農委會農業農地資源查詢平台,發現這裡位於特定農業區,屬於農牧用地,如此誇張的違法行徑,難道主管機關毫不知情?看守台灣協會祕書長謝和霖說:「廢土可能是來自於一些營建工程,不管是新建或者是拆除的工程,這些工程,大部分都受到內政部營建署管制。這個是營建單位,沒有做好控管的結果。」

2021年,台南社大環境行動小組,追查龜仔港大排遭排放畜牧廢水事件,透過空拍機從高空鳥瞰,卻有意外發現。水道旁的魚塭,幾乎完全被廢土填平,剩下一灘死水,奄奄一息。記者陳沿佐說:「好山好水的台南,近來成為廢土天堂,現在所處的魚塭,就遭人棄置大量建築廢棄物,像是磁磚、磚瓦等建材散落一地。雖然說這些建材它們不具毒性,但是這片農地,已經無法再耕作,失去生機。」

林政翰說:「這整片都是魚塭,看旁邊的堤就知道,那個是它原本魚塭的樣子,所以它填了很大量進來。旁邊清掉了,現在看到的是傾倒土石方的痕跡。」回填砂土混雜磚瓦、碎玻璃,甚至還有鋼筋、鐵條,看得令人膽戰心驚。非法流竄的營建廢土大舉入侵,罪魁禍首,疑似跟近年北部都更案大增,脫不了關係。

林政翰說:「一半以上都是從北部來,因為北部的工程在做都更,拆掉要蓋新房子的量很多。剛好之前新北在整頓土資場,廢棄物沒去處就開始往南跑。」大量營建廢棄物,無處可去,都市快速發展,農地卻淪為無辜犧牲品。

林政翰說:「近期焚化爐在改整,所以燒的量已經不夠,掩埋更不用說了,我們已經沒有土地掩埋了。所以它大量地走所謂的再利用,可是再利用,它真的有好好地,正確地被再利用嗎?」看守台灣協會祕書長謝和霖說:「如果廢棄物沒有足夠的地方去,為什麼還一直核發建照或者拆照,我覺得這個是控管面出了問題。」

根據營建署統計,營建剩餘土石方數量逐年攀升。2016年,年產生量約4360萬公噸,2020年成長近八成,來到7731萬公噸。原先被稱為「廢棄物」的土石方,經過破碎、分類處理,廢塑膠可為輔助燃料,廢磚瓦可用於工程填土,搖身一變,成為具再利用價值的「產品」,但這些「產品」去了哪裡,成為業界不能說的秘密。

林政翰說:「農地埋了多少廢棄物,這是一個很大的黑數,低窪回填跟土壤改良,這是很常見他們的藉口。中央的營建署,不知道營建剩餘土石方,最後進到土資場。實際所謂被再利用的狀況是如何,數量不知道,怎麼用不知道,用在哪邊不知道。」

國土沉淪,失控的廢土危機日益加劇,農業發展條例施行細則,第2條之1明文規定,營建剩餘土石方,不得做為農地填土物質,違者依區域計畫法或都市計畫法,最重可處30萬元罰鍰。但違法傾倒廢土利益龐大,總有不肖業者,不擇手段前仆後繼。

新聞片段(2022.2.22)說:「深夜一輛又一輛的大型車,從北部一路南下,開進台南。這個環保犯罪集團,涉嫌長期將中北部的廢土,載到南部傾倒。」新聞片段(2021.9.27)說:「不肖業者,回收大量裝潢廢木材,不按正常流程處理,而是用人頭公司藉堆肥名義,在沿海大量租用農地非法棄置。」

謝和霖說:「不肖業者等於做無本生意,最近新北開始打擊非法砂石棧場,所以這種情形更加嚴重。營建業者對於環境成本並不在意,花了錢有人接他就不管了。」看似無毒無害的細碎磚瓦,卻在全台引爆環境危機。採訪小組繼續前往台南學甲區,實地探訪千瘡百孔的農地之殤。

林政翰說:「這裡是之前很有名的學甲爐碴案,爐碴不鏽鋼爐碴,回填在學甲的農田裡面。那為什麼會有這些垃圾呢,其實就是挖完爐碴之後,發現更底下還有廢棄物,說是民國八十幾年的垃圾,現在是在做整治。」

記者陳沿佐說:「台南的廢土危機,嚴重程度超乎您的想像,採訪小組來到位於學甲,看起來像垃圾場的農地。眼前有座兩、三層樓高的垃圾山,是不肖業者在過去二、三十年來,非法堆置在這裡的,數量之多令人瞠目結舌。」

林政翰說:「這邊看到的其實有生活垃圾,吃的產品包裝、生理食鹽水的包裝,還有一些好像從工廠出來不要的下腳料,那是屬於事業廢棄物,各式各樣很雜的都在這邊。」林政翰說:「可以看到有民國八十八年的牛奶,這是非常非常久以前的垃圾。這邊又一個,雖然沒有這麼舊,也是九十九年的科學麵的垃圾。」

記者陳沿佐VS台南社大研究發展學會副研究員林政翰說:「但這麼多年來,這些稽查機制是都失靈了嗎?為什麼都會沒人知道。通常被棄置的地方,都比較鄉下人煙稀少,再來人家就算知道了,真的敢檢舉嗎?很多在做這個事情的,背後都有很大的背景。」

陳年垃圾堆積如山千年不腐,農地遭開膛破肚遍體鱗傷,不肖業者牟取暴利,大地失去生機,汙染及環境成本卻由全民負擔。林政翰說:「這裡一樣是農地,土就跟破碎的垃圾混在一起,這個未來要怎麼耕種。像一個病人,你以為他已經病好痊癒了,結果突然又進醫院重病了,結果是另外一個病,會覺得很無奈。」

經過長期埋伏跟監,台南社大成員甚至冒險拍下,未懸掛車牌的貨車,疑似載滿土方在台南四處流竄。營建廢棄物無止境增長,管控失靈,卻是環境付出巨大代價。林政翰說:「不只營建廢棄物,事業廢棄物也是一樣的狀況。我們不斷地追求經濟成長,這些東西是要付出環境成本的,我們真的要為了這些東西,來付出環境的代價嗎?如果土地沒了,那我們後代子孫的生存,也會面臨問題。」

2022年5月19日,台南農業局人員大陣仗集結,來到台南官田區一處偏僻農地,進行聯合稽查。台南市農業局農地管理工程科股長黃炳耀說:「這是你自己要這樣走,還是被砂石場亂填的,自己走怎麼有這麼大塊的石頭。」黃炳耀說:「你這看起來,很像從工程來的磚塊耶,這麼多。」

查緝非法傾倒廢土,台南市地政局,透過國土監測網衛星影像比對,發現這處位於官田交流道旁的農地,疑似遭傾倒不明廢棄物。儘管現場發現大量土方,但地主卻大聲喊冤。地主說:「我本來要申請農水道,但沒在耕作,準備要蓋豬舍了。」黃炳耀說:「問他,他一定說不知道,那是不是真的不知道,還是有收取某些利益,我們就不了解。我們查不到,但還是要罰地主,因為地主地,要善盡管理的責任。」

地主聲稱,2018年已通過申請,預計興建畜產設施,但經過現場勘查,聯外道路以營建廢棄物堆砌而成,明顯違反規定。黃炳耀說:「要把石頭清理乾淨,不然這個違反規定,處理乾淨清完以後,我們移送地政局,裁罰之後就先清乾淨。清乾淨你再來蓋畜牧場,不能這些石頭埋下去,再來蓋畜牧場,這樣是不行的。」黃炳耀說:「現在台南市政府,遇到類似的檢舉,或是國土監測的變異點,移送到我們單位,我們立刻會組成一個聯合稽查小組,盡量來排除這些案件,讓他們不敢來讓我們台南市填。」

台南市府大動作聯合稽查,但最關鍵的環保局及地政局,皆無人出席。根據營建署統計,2016年至2022年3月,全台違規傾倒廢土案結辦率偏低,台南僅24%全台最低,南投29%、嘉義35%。深入了解,發現農地主責單位農業局,竟無裁罰權,大地無聲哀鳴,有誰肯聽?

台南市農業局副局長陳仲杰說:「以前分散在各個局處,現在因為各局處的農地,只是業務的一小部分。所以在4月28日的時候,我們召開跨局處會議,會議中決議,農地的部分先由農業局主政,排勘了以後,我們再將違規的情形,移送給他們做裁罰,這樣會提升效率。」

謝和霖說:「這個聯合稽查,可能是政府在回應社會,對這樣現象的做法。但忙一陣子,等到媒體效應過去以後,問題還是依然故我。業者也不是蠢蛋,看到你在加緊查緝的時候,他可能就暫時休息。」

農地失守衝擊食安,更形同國土危機,該如何守護青山綠水,源頭管制勢在必行。謝和霖說:「應該要仿照環保署資源回收制度,由環保署的基金,派人到處理廠,去駐廠稽核認證,確認都處理好了,再把處理費轉移給他。如果我們不注重自己的農地,未來可能連足夠的糧食都無法取得,那這個是一個很大的危機。」

農業是國之根本,當農地被消滅,人類也無以為繼,汙染、開發、廢棄物流竄,究竟是誰偷走台灣的農地?終結亂象,守護環境,成為攸關你我生存的迫切難題。

原始連結

熱門商品
登入後即可張貼留言。
一龍10 天前
不要再說謊話了,我每天都再說母語
介紹
華視新聞雜誌collection(TV排播使用)